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咪咪情色

文章来源:baobaobubu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09 02:50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我们有抖音,我们有快手,who care

萨特和波伏娃这种焦虑和不真实感混杂在一起的感受,并不稀罕

除了纳粹的支持者或坚定的反对者和直接的攻击目标外,许多德国人也有类似的混合感受

这个国家笼罩在了海德格尔所谓的“离奇感”(uncanniness)中

有时候,受过最好教育的人,却往往最倾向于不拿纳粹当回事儿,认为他们太荒唐可笑,不可能成什么气候

卡尔·雅思贝尔斯后来回想起来,认为他自己就算犯此错误的人之一,而在柏林的法国学生中间,波伏娃也观察到了类似的不屑情绪

无论如何,大多数不赞同希特勒意识形态的人,很快就学会了不表达自己的观点

如果一支纳粹的游行队伍从街上经过,他们要么溜之大吉,要么一边像乡村老尸其他人那样不得已地敬礼,一边自我安慰说,我不信仰纳粹,所以这个动作不会有任何意义

心里学家布鲁诺·贝特尔海姆(Bruno Bettelheim)后来曾写道,这一时期,几乎没有人会为举起胳膊这种小事而冒生命危险——但人们那种抵抗的能力,正是这样被一点点侵蚀掉的,最终,人们的责任心与正直感也会随之消失

记者塞巴斯蒂安·哈夫纳(Sebastian Haffner)当时正在读法律系,他在日记中同样用了“离奇”(uncanny)一词,并且补充道:“一切都发生在某种麻醉状态下

客观上很可怕的事情,只能激起一丝淡薄、微弱的反响

杀人如同儿戏

羞辱和道德沦丧,仿佛小事一桩,可以接受

”哈夫纳认为,现代性本身要承担部分责任:人们已经成为习惯和大众传媒的奴役,忘记了停下来思考,或者中断各自的日常事务,腾出点足够的时间来质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

——萨拉·贝克韦尔,《存在主义咖啡馆:自由、存在和杏子鸡尾酒》咪咪情色 咪咪情色




()

附件:

视频推荐

专题推荐